龍種好康 龍為您來

18

李重德  2024/2/12

中國明代早期1405年至1433年間的七場連續的大規模遠洋航海,跨越了東亞地區東南亞地區印度次大陸阿拉伯半島、以及東非各地,被認爲是當時世界上規模最大的遠洋航海項目,這就是所謂的「鄭和下西洋」。

「鄭和下西洋」一共有七次,每一次攜帶的「寶船」從48艘到62艘,連同小型海船共有二百四十多艘,每次出航都攜帶27000多人。依據史料:「寶船共六十三號,大船長四十四丈四尺,闊一十八丈,中船三十七丈,闊一十五丈」,也就是大的寶船長151.18米,寬61.6米。船上的九枝桅可以同時懸掛十二張船帆,錨重數千斤,一艘船可容納上千人,是當時世界上最大的海船。

重德擬在三年後到距離臺灣4733公里的巴紐去開發臺灣糧食供應基地,取得至少20萬平方公里(約6倍臺灣總面積)的宜農地,行動將比古代的「鄭和下西洋」規模還要大幾倍,初期參與開發工作的人員就已經達10萬人以上,後期開始生產之後還要移民數十萬人。

其中首發的「世米巴紐第一艦隊」與「世米巴紐第二艦隊」都各率上百艘船艦與超過三萬人,「世米巴紐第一艦隊」在巴紐的北邊的太平洋俾斯麥海,「世米巴紐第二艦隊」在巴紐的南邊的所羅門海珊瑚海,同時各自進行20個經濟特區的開發工作。其船隻與人員的規模遠超過明朝「鄭和下西洋」數倍。

「世米巴紐第一艦隊」50艘停泊在近海的「工作艦」的艦號如下。每一艘數萬噸級船艦其實就是一座水上組裝工廠或生產工廠,因為巴紐毫無工業基礎,所有工業產品都仰賴進口,而且我們要去開發的地方通常是水電、道路與通訊完全沒有,然而我們施工不能仰賴數千公里之外的材料與設備的供應,因為只要有一個環節出錯,全部工程都要停擺,因此我們就在巴紐的近海上生產我們施工所需求的所有材料與工件。

PNG1F-CR-01;PNG1F-DF-01;PNG1F-FJ-01;PNG1F-FL-01;PNG1F-FP-01;PNG1F-FQ-01;PNG1F-FY-01;PNG1F-GB-01;PNG1F-GB-02;PNG1F-GB-03;PNG1F-GB-04;PNG1F-GP-01;PNG1F-GS-01;PNG1F-HL-01;PNG1F-MD-01;PNG1F-PC-01;PNG1F-PC-02;PNG1F-PF-01;PNG1F-PF-02;PNG1F-PO-01;PNG1F-PO-02;PNG1F-PS-01;PNG1F-PS-02;PNG1F-PX-01;PNG1F-RX-01;PNG1F-SL-01;PNG1F-TB-01;PNG1F-TG-01;PNG1F-TG-02;PNG1F-TG-03;PNG1F-TG-04;PNG1F-TS-01;PNG1F-TW-01;PNG1F-WB-01;PNG1F-WB-02;PNG1F-WD-01;PNG1F-WG-01;PNG1F-WG-02;PNG1F-XT-01;PNG1F-XZ-01;PNG1F-XZ-02;PNG1F-XZ-03;PNG1F-XZ-04;PNG1F-XZ-05;PNG1F-XZ-06;PNG1F-XZ-07;PNG1F-XZ-08;PNG1F-YL-01;PNG1F-ZM-01;PNG1F-ZN-01。

除了這50艘停泊在近海的「工作艦」之外,「世米巴紐第一艦隊」與「世米巴紐第二艦隊」都各有20個分隊,每一個分隊都因為各自不同的任務,因此所裝備的設施與工作人員也是有很大的差異。

例如「世米巴紐第1艦隊第3分隊」就是「東塞皮克省塞皮克河(Sepik River)分隊」,主要就是開發亞太地區最大的未受污染淡水濕地生態系統,塞皮克河長度1,126公里,流域面積80321平方公里(臺灣面的2.5倍),平均流量每秒8000立方米。因此,「世米巴紐第1艦隊第3分隊」的大型船隻裝備如下:

  • 河道港灣打樁工作船(內河型) 2艘─PNG1F3B-PFB-01;PNG1F3B-PFB-02
  • 河道港灣疏濬掘吸工作船(內河型) 2艘─PNG1F3B-DPB-01;PNG1F3B-DPB-02。
  • 場拌混凝土工作船(內河型) 2艘─PNG1F3B-MCB-01;PNG1F3B-MCB-02。
  • 鋼筋加工工作船(內河型) 2艘─PNG1F3B-SWB-01;PNG1F3B-SWB-02。
  • 水泥預製品工作船(內河型) 3艘─PNG1F3B-PCB-01;PNG1F3B-PCB-02;PNG1F3B-PCB-03。
  • 碎石工作船(內河型) 2艘─PNG1F3B-CSB-01;PNG1F3B-CSB-02。
  • 篩洗砂石工作船(內河型) 2艘─PNG1F3B-SSB-01;PNG1F3B-SSB-02。
  • 起重吊灌工作船(內河型) 2艘─PNG1F3B-LHB-01;PNG1F3B-LHB-02。
  • 無動力開艙型駁船(內河型) 20艘─PNG1F3B-UOB-01;PNG1F3B-UOB-02;PNG1F3B-UOB-03;PNG1F3B-UOB-04;PNG1F3B-UOB-05;PNG1F3B-UOB-06;PNG1F3B-UOB-07;PNG1F3B-UOB-08;PNG1F3B-UOB-09;PNG1F3B-UOB-10;PNG1F3B-UOB-11;PNG1F3B-UOB-12;PNG1F3B-UOB-13;PNG1F3B-UOB-14;PNG1F3B-UOB-15;PNG1F3B-UOB-16;PNG1F3B-UOB-17;PNG1F3B-UOB-18;PNG1F3B-UOB-19;PNG1F3B-UOB-20。
  • 拖船(近海與港灣內河型) 4艘─PNG1F3B-T-01;PNG1F3B-T-02;PNG1F3B-T-03;PNG1F3B-T-04。
  • 可錨定25mX50m躉船4艘─PNG1F3B-B-01;PNG1F3B-B-02;PNG1F3B-B-03;PNG1F3B-B-04。

事實上每一個分隊都至少包含有以下的工務單位:「建堡造鎮工兵排」;「公路鐵路工兵排」;「機場墾地工兵排;「陸空聯合運輸排」;「警衛加強排」;「後勤支援排」。濱海地區的分隊還會有:「河道港灣工兵排」;「海河聯合運輸排」。因此每一個分隊至少有500人以上。

考慮到安全性與經濟性與時效性,我們決定所有的工程全部自行施工,不另發包,登陸的全部人員都要先受過軍訓,並實施軍事管理,他們工作時全都會配槍,並放哨。因為那裡是化外之地,而且當地的原住民大多是食人族(巴紐900萬人有832個種族),他們經常在叢林中對他人放毒箭或打暗槍,毫無法治觀念,完全無法溝通。

我們允許部份工作人員攜眷帶子,有工作能力的家眷將安排在艦隊的50艘工作艦之一工作,高中以下子女會安排在艦隊指揮艦船上上學,初期情勢不明朗之前,登陸部隊將不帶家眷登陸,每月在陸地上工作二個星期,而在船上工作兩星期,因此我們必須準備雙倍的人力。

各分隊都有駐隊醫官與醫護士,艦隊指揮艦設有醫院,緊急情況將以艦隊自己的幾架水上飛機與直升機,後送到最近陸地上醫院去醫治,或是直接送回臺灣醫治。

重德繼續以「世米巴紐第1艦隊第3分隊」來做說明他們要做些啥工作?以下是 重德 所規劃的幾個工作:

第一個工作,讓塞皮克河(Sepik River)有「水運」與「水利」之便,雖然塞皮克河(Sepik River)的平均水流量是每秒8000立方米。而且河川平緩,但是因為過於曲折,因此除了獨木舟與小艇之外,根本無法行船。因此 重德 將要求該分隊讓塞皮克河(Sepik River)截彎取直打通40個盲腸結河道,因此新挖掘的河道總長度為56906公尺,若河道寬度為200公尺寬,平均挖掘土壤深度為10公尺,則該工程就是開挖113802000立方公尺土方,假設工程單價為每立方公尺新臺幣100元,則單單此項河道截彎取直工程就需要新臺幣114億元了

一旦,塞皮克河(Sepik River)有「水運」之後,重德 將在塞皮克河(Sepik River) 的沿線設有1個海港港埠與20個河港港埠,它們都設有哨船堡、軍堡、居民堡、倉儲堡與護城河或鐵絲網圍籬。它們是:

河口港辛加林(Singarin)碼頭;第1中樞港(Angoram)碼頭;第2中樞港(Kambrindo)碼頭;第3中樞港(Moim)碼頭;第4中樞港(Kanduanam)碼頭;第5中樞港(Korosameria River)碼頭;第6中樞港(Suapmeri)碼頭;第7中樞港(Avatip)碼頭;第8中樞港(Brugnowi)碼頭;第9中樞港(April River)碼頭;第10中樞港(Leonard Schultze River)碼頭;第11中樞港(Frieda River)碼頭;第12中樞港(May River)碼頭;第13中樞港(Yellow River)碼頭;第14中樞港(North River)碼頭;第15中樞港(Horden River)碼頭;第16中樞港(Green River)碼頭;第17中樞港(idam)碼頭;第18中樞港(August River)碼頭;第19中樞港(Unnamed)碼頭;終站港(Hufi)碼頭。

由於,塞皮克河(Sepik River)有「水運」之後,重德 擔心若在沿岸設立工業區,將使得亞太地區這個唯一未被污染的塞皮克河(Sepik River) 的糧食不再是有機作物,因此 重德 擬在遠離塞皮克河(Sepik River) 的一段距離外建設一條「產業鐵路」。

但是,這一個簡單構想最後卻發展出 重德 擬建設一條連結巴紐北部四個省(桑道恩省東塞皮克省、馬當省莫雷貝省)的所有重要城鎮,並可以延長到印度尼西亞巴布亞省的首府嘉雅浦拉的鐵路。它們是以下幾個鐵路線段連接而成的:

「萊卡鐵路」萊城(Lae)←→卡利飛猛(Kalifilum) 219.287KM;

「馬卡鐵路」馬當(Madang)←→卡利飛猛(Kalifilum) 72.404KM;

「薩卡鐵路」薩布(Sabu)←→卡利飛猛(Kalifilum) 107.196KM;

「華薩鐵路」華里農(Warinung)←→雅木(Yamu)←→薩布(Sabu) 76.004KM;

「華博鐵路」華里農(Warinung)←→博吉亞(Bogia) 36.849KM;

「馬華鐵路」Ramu河口港站馬蘭吉斯(Marangis)←→華里農(Warinung) 27.586KM;

「辛馬鐵路」Sepik河口港辛加林(Singarin)←→Ramu河口港馬蘭吉斯(Marangis) 21.947KM;

「辛安鐵路」Sepik河口港站辛加林(Singarin)←→安戈拉姆(Angoram) 40.487KM;

「安賽鐵路」安戈拉姆(Angoram)←→賽拉巴(Seraba) 47.693KM;

「賽韋鐵路」賽拉巴(Seraba)←→帕利亞瑪(Paliama)←→韋瓦克(Wewak) 51.147KM;

「賽馬鐵路」賽拉巴(Seraba)←→馬格萊里(Magleri) 174.131KM;

「馬因鐵路」馬格萊里(Magleri)←→依托米(Itomi)←→基利法斯(Kilifas)←→蘇米尼(Sumumini)←→因布里尼斯(Imbrinis) 154.263KM  (在此另設「因雅國際鐵路」支線接印尼巴布亞省嘉雅浦拉);

「因瓦鐵路」因布里尼斯(Imbrinis)←→瓦尼莫(Vanimo) 39.302KM。

因此,一旦這個工程項目獲得到足夠的資金,那麼巴紐的第二大城萊城(Lae)便可開通以下鐵路路線:

1.「萊馬鐵路」【萊城(Lae)←→馬當(Madang)】291.691KM;

(「萊卡鐵路」+「馬卡鐵路」)

2.「萊博鐵路」【萊城(Lae)←→博吉亞(Bogia)】439.336KM;

(「萊卡鐵路」+「薩卡鐵路」+「華薩鐵路」+「華博鐵路」)

3.「萊辛鐵路」【萊城(Lae)←→辛加林(Singarin)】452.02KM;

(「萊卡鐵路」+「薩卡鐵路」+「華薩鐵路」+「馬華鐵路」+「辛馬鐵路」)

4.「萊韋鐵路」【萊城(Lae)←→韋瓦克(Wewak)】591.347KM;

(「萊卡鐵路」+「薩卡鐵路」+「華薩鐵路」+「馬華鐵路」+「辛馬鐵路」+「辛安鐵路」+「安賽鐵路」+「賽韋鐵路」)

5.「萊瓦鐵路」【萊城(Lae)←→瓦尼莫(Vanimo)】907.896 KM;

(「萊卡鐵路」+「薩卡鐵路」+「華薩鐵路」+「馬華鐵路」+「辛馬鐵路」+「辛安鐵路」+「安賽鐵路」+「賽馬鐵路」+「馬因鐵路」+「因瓦鐵路」)

至於航空與機場,自然不在話下,由於臺灣領空不開放,本會會友「祐祥直升飛機股份有限公司」的總經理林正祥(Charles Lin)於1998年返國斥資六億元投入製造直升機,但是因為國內不准其所製造的直升機起降。(https://www.domain.com.tw/ricky/DEMO/yoshine/lin.htm)

所以,重德就只能在海上製造各種直升機與飛機,因為那裡「海闊天空」而且「諸法皆空」。但是所造的飛機,如「飛吉」就是仿自70年前的蘇聯雙翼運輸機AN-2,其它的就是輕航機,而直升機也只是乘載4人的輕型直升機。為何是這種落伍的飛機呢?

因為它們剛好是用於崇山峻嶺阻隔且無鐵路與公路網的巴紐,事實上,巴紐擁有578座機場,但是只有20幾座機場是有鋪面的,其餘大多是跑道長度在500公尺左右的簡易草坪機場,因此巴紐絕大多數的機場都無固定航班,而只提供包機起降。

因此,重德將在海上製造這些可以短場起降的飛機與直升機以及 重德 研發的「酷龍」山林空運飛機(可載航空貨櫃40噸)。造好與測試通過之後就直接參與巴紐的高地與離島空運,並組建航空公司開發平價民航以及農業航空與漁業航空。

如果,重德 能將貨輪改裝為航空母艦,並在船上建造飛機與直升機工廠的話,那麼在海上建造各種船艦與車輛將只是小菜一碟而已。因此,我們將在海上的工作艦生產一種500噸級的「螃蟹」多功能快速登陸艦(MFSLC),生產三種氣墊船「飛龜」「飛鮃」「飛魚」,生產自用的大中小型「豆腐」漁船,與生產準備租賃給巴紐漁民的「墨德」漁船,以及其他多種自用的船艦與車輛。

巴紐的開發工作將持續進行五年以上,因此在完成巴紐的主要開發工作之後,在 重德 與印尼政府達成協議並簽約之後,所有的船艦與人員可能移往鄰接巴紐印尼「巴布亞省」與「西巴布亞省」繼續開發工作,因為兩地面積大小與環境都大致相同,所以更駕輕就熟。

但是,1962年至現時,由於印尼政府被指控對原住民進行種族滅絕,因此印尼「巴布亞省」與「西巴布亞省」有分離主義運動,經常綁架外國人並襲擊殺害來援救的印尼軍警印尼政府也束手無策。

文末,重德要請大家欣賞本會前副理事長林榮活君的一幅「龍」字書法,昨天 重德 打電話給他,稱讚他的書法造詣讓此龍能「攬天遁地」,他說他最近將要開始過退休生活,重德 稱羨說也想思齊,他即說不可,他說我對世界的安危與人類福祉太重要了,不要輕言退休。看來,我這把老骨頭還得再頂個二、三十年不可。